八块小说网 > 言情电子书 > 后勤风云 >

第5章

后勤风云-第5章

小说: 后勤风云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徐良瞪圆了眼睛:“阿良你偷窥我跟黄老板签字?我都说了好几次了我是付费的,想看你给钱啊。”

    方良不愧是方良,马上就做出了反应:“徐哥,那,事到如今,我,可不可以不退出?要不,股权缩水转债务成不?”

    徐良笑着说:“快给我爬起来,少在这里扯淡了。我就是赶来找你汇报情况,看要怎么样处理的啊——你这家伙,都不把手机带身上,我找你老找不到。”

    方良顺从的从地上爬起来排排身上的土:“我觉得有点不对。”

    “别卖关子了,难道还要我捧哏说句愿闻其详?”

    “对方主动降价,必有问题!”

    “哦,我也有这种想法,可是昨天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今天也做了核实了,与我们预计的没有什么出入。而且今天见了老先生,他很健谈,听说我们才大一,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把我学院成绩家里人情况什么的都问了——我觉得他是真的支持我们。”徐良皱着眉头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家里面摆设非常雅致,还有很多书,食品制造工艺的文艺类的法律的都有,我想那个黄老先生不是个贪图名利的人。”

    “我知道了。那这样吧,今天下午你就去跟老先生把合约签了吧。打个电话给梁楣给他知会一声让他把钱划到我账上。钱可以给黄老先生了,我的银行帐户密码你是知道的,帮忙取了,谢谢。”方良说完又补充一下,“我那SIM卡不想用了,给我换个买个新的来吧,你他妈的也去买个手机,不然老子一个人没有电话业务,屁的意思都没有。”

    徐良兴奋的说:“你如果也觉得他降价没有问题,那简直太好了!”然后徐良立马换了一个表情(比变脸还快,啧啧,绝技啊)疑惑的说,“虽然信任老先生的判断是我做的,可是你也不调查就相信了那太不符合你风格了。”

    “哦,这太简单了。你不是说老先生问你的情况问的很详细么?”

    “呃,这个,有啥关系?”

    “唉,你难道不觉得黄老师家里面还有个闺女在帘子后面含情脉脉的看着你?兄弟你真行啊,黄家要招你为婿了,你把自己卖了四万块钱啊,啧啧,抵几头大牯牛了。”

    ……

    (罗思文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任何意见和建议欢迎发至mailto:callmexyzr@163。

    callmexyzr@163。)

    两人分手后方良慢悠悠踱回寝室,发现寝室其他三个人依然不在,不觉心里有点抱歉——那三人都是外地来的,只有方良一个人是家在成都附近的,而这都开学半月多了,方良还没有完整的跟那三哥们儿说过几句话——这样太冷淡同学,似乎不利于同学关系吧。

    胡思乱想很快结束了,因为他看到桌子上张德生给他留的字条儿,用自己的手机压着。上面写着:“方良同学,今天下午两点班会,在西区团委教学室A…3。”张德生是山东来的哥们儿,看起来挺朴直一个人,晚上都闷头睡觉不说话的主儿。再一瞅钟,乖乖,好家伙,这不都快两点六十了么。

    说是迟那时快,方良同学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速度跟约翰逊差不离儿风头盖过了国内那顶有名的那啥——快马来着,才用了几分钟时间就从五楼窜到了教室,从后门溜了进去。事后守楼大妈以为狐仙出没专门供了两个月的观音菩萨后来因为校方说学校里面不能搞封建迷信所以才改成供毛泽东和邓小平。

    一个小破教室,稀稀拉拉坐了三十来四十人,这些大概就是以后要相处四年的同学了吧,其中好些男的都见过,眼熟,但叫不出名儿来。前面有个男的,看样子比自己大了一截,说话条条款款貌似头头是道的样子,大概就是所谓辅导员了吧,啧啧,这讲废话的能力不去从政简直可惜了。再环顾四方,看看女生,咦?没有?方良纳闷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标准调成了名模级导致很多女性被忽略不计了,方良郁郁的把指标调回来,这才发现自己旁边还坐着一位妹妹,这个妹妹穿的成熟长得童话,小巧鼻子齐耳短发,方良决定给自己的新同学来一个“sayhello”,虽然方良平生“say过无数的hello”,但毫无疑问这个是最好的。

    “妹妹有火么对个火。”方良对着妹妹扬扬下巴。其实方良不抽烟的,但是对火这个姿势实在太猥亵我估计要是现在有烟的话方良一定毫不犹豫会叼着上前去。

    受到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妹妹愣了一愣,心里思量着:“哪里来的青蛙,吓本姑娘一跳。”可是脸上仍然露出羞怯且茫然的表情摇摇头。

    “唉那太遗憾了,只好用自己的打火机了,那你有烟么我借个烟。”方良语不惊人死不休。

    “教室里不允许吸烟。”妹妹有点愠怒。

    “……”方良没想到妹妹会用命令的口气给他说话。

    “我是你们辅导员我姓李,这位同学你就是刚刚点名没到的方良吧。”李老师亮出自己身份的时候不由挺挺小胸脯,胆壮了果然不一样,“上面是你们大四的学长在介绍学习方法和经验,你快坐下来听吧。”

    方良这傻眼傻的,跟往常被他捉弄的对象一样没了神儿,赶紧跑到前面儿几排挨着隔壁寝室一大个儿男生坐着,做道貌岸然状(好像又用错词了,不过我想以方良同学的性格他是不会有异议的吧)谛听我国未来党政干部的报告会。

    报告会完了之后是班干部选举,这种事情方良同学是不太热心参与的——没钱赚的事情干嘛要费力去做?他旁边的这位大个儿做了班长,还真不错,看样子也像位做事儿有担当的男子汉啊。自己上铺的哥们儿竟然被李老师提名为学习委员,想不到啊,看不出是个成绩好的,以后抄作业有望了。不过非常失败的是方良还不知道自己上铺的名字,看了看黑板上的名单才知道上铺叫王竞而我旁边这位大个儿是胡明,一个来自浙江,一个来自江苏,听说两个家就百多公里远,两个人家里都是村里书记或者村长啥的……

    于是兴致勃勃的给胡明同学拍马屁,说了些久仰久仰关照关照的话儿,以方良的神侃功夫以及胡明同学恍若未谙世事的淳朴,如果不是李老师走上讲台咳了几声,方同学甚至都要提议出去买黄纸和烧鸡来——做四川名菜纸包鸡吃了……

    李老师在讲台上假装威严的说:“我们有些新同学,在高中的时候可能混的开,到了大学也随便叫老师妹妹。”说到这里李老师威严的目光直射方良,不过方良的脸皮一贯厚实恍若未见,“私下来开玩笑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再怎么也是大三,大了你们两三岁,组织上分下来任务让我做你们辅导员,我一方面不希望年龄在我们之间产生代沟,另一方面也希望同学们认可我这个半老师半师姐的身份,不要太随意了……”

    方良听了眉开眼笑的,他以为调戏了老师正在幻想日后穿小鞋写检讨呢,结果搞了半天只是个兼职辅导员,是大三的师姐啊,调戏师姐——这,不是方良中学时候的拿手好戏么?

    班会总算废话完毕,时间也到了5点30,于是施施然回到宿舍楼找到徐良寝室,徐良就住301,跟方同学的506位置是非常的近了。徐良果然已经办完手续给黄老师签了协议,手机号啥的全都买了新的,徐良笑嘻嘻给方良说:“手机我买了,号我给选了个3p的,你自个儿挑个吧,我要了13880766002。”

    方良一看,果然是极为恶心的情侣三连号,三个男人用这三连号,方良心里果然产生了丰富的联想,不由得说了句应该被掌嘴的话儿,于是选了尾数是3的这个号。1那号,不用说,自然是梁楣的了。

    大家少年心性,想到自己做面包坊老板了,不由得喜形于色,方良嚷嚷到:“走!晚上面包房瞅瞅去!”
第四章
    走在夜色笼罩的校园路上,两个小老板的步子特别特别的轻快和矫健,身后传来一些表达羡慕思想的对话:

    “你看人家走路都超过我们啦……”

    “都怪你跑的慢,啥时候才能瘦下去啊……”

    ……

    “我说徐同学啊,我们店是买下来了,可是我们的出资情况是咋的啊?利益怎么分配啊?”方良忽然问到。也多亏得他们三是哥们儿,不然的话,都做了老板还不知道自己的股权,那这“老板”也做得太窝囊了。

    “嘿嘿,这个,我把我们三个人的钱全部取出来了。你的24万,我的15万,梁楣那家伙的6万,我们仨一共加起来是45万,所以比例自然是你53。34%,我33。33%,梁楣那小子13。33%了。今天给梁楣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了我们俩全权负责他的那部分权益,亏了也不存在……”

    “这小子,太不信任我啦!居然对我——这么英明伟大永远正确的方良——说‘亏’这个字?!”

    “呵呵……”徐良笑了两声并未附和方良的打趣,“我想有你来管这个店铺我觉得还是应该很放心的。”

    “不,我有另外的打算。我觉得你做事很细致,这个面包铺你来做老板,你打理这里的一切吧。”

    “那你呢?”徐良对自己有些不放心,也许性格内向的人总是低估自己,永远不如朋友了解自己。

    “我?我每年按时分红。就这样。”方良一本正经。

    “呵呵,想当跷脚股东啊。”徐良笑了笑,“我做日常管理是没问题,也远远比你有耐心,不过我倒是觉得你不会甘心做跷脚股东的。我很愿意打理这一切,但我也觉得我们哥们儿要一起做才有意思,你一定是有其他想法吧。”

    “徐哥你真凶,简直就是我肚子头的蛔虫……”方良做出佩服佩服久仰久仰的表情,“主要是面包店老板这个衔头太难听了,要是传出去了我以后咋泡妹妹啊。”

    “……”徐良无语。

    “只有斯特林这种没有理想和追求的人才想开面包店。”方良继续摧残徐良那一颗脆弱又纯洁的心,“对了我忘了你不看《紫川》的,等于对牛弹琴了。”

    这时候恰好走到面包房门口了,考虑到面包房门口人挺多的于是徐良放弃了谋杀的念头,于是做亲密状和方良携手走了进去。

    “这是前台的徐师傅这是小赵师傅,还有李师傅,李师傅是收银的。”徐良跟黄老先生来过这里,所以已经能认得员工了,现在他则为方良介绍,“后面儿主管的是大赵师傅,做采购一类的事情,对于面包的制作也是好手,还有就是林师傅。徐师傅和小赵师傅也在后面儿帮忙。”

    方良听后微微一笑,随即换了一副三生有幸相见恨晚的表情,说了些仰仗仰仗有劳有劳的话儿,给诸位都打了招呼,然后又简单参观了下虽然还算收拾的干净,但确实非常简单的加工环境,很难相信从嘴里吃进去的东西是在这么个没有卫生感的地方加工出来的。于是方良问大赵师傅:“赵老师啊(赵师傅这时候露出骄傲的表情:我在学校那么多年,总算有文化味道了……)我们这卫生过了检查么?”

    大赵师傅笑了笑,“当然过了,诺,你看,卫生证不是挂在前铺的墙上么。”然后赵师傅补充了一下,“这卫生证啊,还就跟卫生纸差不离儿,都属于用完就扔的东西,上面还有字儿,甚至做卫生纸都不够格儿。来检查的是后勤统一安排的,那时候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