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李敖情书集 >

第6章

李敖情书集-第6章

小说: 李敖情书集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俊∧悴虏驴囱剑。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四
  汝清——本来以为今天会见到你的:
  五分钟前得秉速件,要改第四册的书名,你如觉得好,就可由他全权做主。他要我速复,所以赶写此信。
  《八十年代》本月号有一段讲千秋评论丛书的事,你看到了吗?康宁祥他们说:“这些书预料将很赚钱,但是否被禁,令人担心,但也许愈禁愈畅销。”我前后写的书,被禁近二十册,我才不怕呢! 因选举被判三年半的刘峰松(他太大再接再厉今年竞选省议员落选)将移龟山执行,今日他向所方请求与我借别聚餐,中午与我席地吃饭大聊四小时。
  我的艺术家,最近你做陶艺吗?我想起老子的一段话:“挺植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蜒”是以水和土,植是黏土。这话就是说,做陶艺成了艺术品,用它空无地方装东西,才能发挥它的意义。可见人生的许多真理与愉悦,由陶瓷可象征得之。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 五
  汝清——十一月十九号给我看到的:
  我真不明白,她怎么可以守中立?中立是一种道德上软弱的表征,你应该只给她一000元,作为守中立的惩罚,并且这一000元,应由中立者的左右方各出一半,这样她拿了才更有均衡感。当然,以上说的是玩笑,我赞成你还是每月付五000,这样你就过得更好一点,如果多付了不会更好一点,那么还是付四000或三OOO或二000或一000或五00或0,总之,要付到恰到好处为最聪明,也许,付二000就是恰到好处,那么结论是:好吧!就付二000到五000吧!
  湖南有句谚语是:“一碗饭,养恩人;一斗米,养仇人。”意思是说:一个人在穷困时或危难时,你给他一碗饭,他会终身感激你是他的恩人;但你若处理得不好,使他对你多寄希望,或养成他依赖你的坏习惯,那你给他一斗米(n碗饭),他仍然意犹未足,仍然说你对不起他。这是人性问题。我母亲有八个儿女,我一个人出的钱,每月都比其他七位加在一起还多得多,可是她却有离奇的公平标准,结果呢,既不穷又出得最少的反倒最得她的欢心。(以后我会详细证明给你看,那时候,你一定会气得宁为孤儿!)
  前一阵子胡适的儿子胡祖望回来,把他母亲留下的许多日记文稿通通烧掉。这位胡老太就是离奇的,胡适一辈子对她那么好,她却不断的乱说乱写乱骂。胡适死的那天,她甚至 表演捶尸,大哭“死鬼胡适之呀”!有些老太婆有严重的偏执狂,认为全世界都对不起她。某星妈有一天对我哭诉说:“李敖你看我多可怜啊!我自从肚子里怀了她(某明星)以后,她爸爸就永远不与我同房了,我就一直守活寡了!你看我有多可怜啊!”我说:“你有没有想想你有没有错呢?你买来硝镪水要毁你丈夫的容,你丈夫离家出走,你的可怜,又怪谁呢?”
  我最厌恶的人,就是有偏执狂的老太婆。对这种偏执狂的老太婆,我有一个比喻来描写你的哭笑不得,跟这种人有干系,就好像你在公车上,不小心碰到一个老太婆,老太婆立刻大哭大闹,要抓你去警察局,理由竟是——你要调戏她!
  这么多年来,我被国民党的许多老混蛋纠缠住,我都有种被扭送警察局之感。
  在以你为M的小说中,我把你那位守中立的写得很动人,你看了以后,你一定会付五OOO。她会拿出五OOO中的一半,去修她汽车门上那块老是掉下来的玻璃。
  寄一块十八岁的世界小姐和她五十二岁的男人的剪贴给你。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夜
  
  给H的十三封信
  一 亲爱的H:
  你好残忍,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整天等电话铃响,耳朵都过敏起来了。
  从上个星期二开始,就没见过你的面;从星期四开始,就没听到你的声音,接着是周末和星期天,我知道你并不在家,我不愿意想你去了哪儿,总之,我好嫉妒、好气。
  昨天晚上气呼呼的回来,做工到两点半,决定早睡一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吃了一颗Doriden,用你睡觉的姿式——趴着睡,才算睡着。
  可是睡得不好,像一只睡不好觉的山羊,一清早就醒了。 你记得印度象吧?它也像你那样睡,或者说,像我昨天晚上学你那样睡,可是当它病了的时候,它就不趴着睡了,它要站着睡。
  快给我来个电话吧,H,不然的话,我要站着睡了。
  敖
  一九六四年八月三日
  二 亲爱的H:
  什么时候来看我?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的男人。
  别以为你碰到或踢开的那些男人是男人,他们全不是,他们只不过是“雄性的动物”而已。
  你没有见到过真的男人,你只见到许许多多的“雄性的动物”,而你以为那些“雄性的动物”就是男人。
  好可怜的漂亮女人!
  我要修正你二十多年来对“男人”的定义,我看到你跟那些假男人在一起时,我好难受。
  为什么十足的女人不碰到百分之百的男人?我要彻底追究这个答案。我要从你身上得到这个答案。
  不要笑我很自负,很神气,你碰到我,你会失败的。
  敖
  一九六四年八月四日
  三 亲爱的H:
  送上图片两张,一张是你在八月六号上午看中的,一张是八月二十八号下午看中的(只看中了上半身,所以只送你上半身)。都是我“心许”并“答应”给你的,我现在送给你。
  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了解我的人,至多只能了解我的一两个层面,然后就根据这一两个层面来论断我或折磨我,这就是人生。
  我真希望我不是我,而是两张图片里面的平面女人。
  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日
  四 亲爱的H:
  我不再陪你打牌,也不再打电话给你,我只送你这把小钥匙,什么时候你“信任”我,你可以用它打开我的门。
  你并不了解真的李敖,你也不给他真的机会去了解他,你只让他消失在人群中,使他secularization,那有什么意思?
  你永远可爱,我也永远爱你。但我可以抑制我自己不去找你。我要把我关在我的小天地里,在书堆里面霉掉。
  你该知道,如果我没有止境地为我所爱的人去做我不爱
  做的事,那我将不是李敖,而是任何secular。如果你“征服”这样一个secular,你会问你自己:“征服”了一个“奴才”?还是一个男人?
  这是一个要由你自己提出来的答案,不要忘了我认识你第二天写给你的话——“H,什么是你的答案?”
  李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四日在台北
  如果买到Murine眼药,我会托X X带给你。
  五 亲爱的H:
  等你的电话,好像是一个漂流荒岛上的水手,在等救生船——那样的殷切,又那样的渺茫。
  但是等到了又如何?那可能是~条“贼船”,而你是“女海盗”。
  我要被折磨,被罚在船上做苦工。
  我会嘴里喊着“亲爱的H”,而心里骂着“该死的海盗”。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要折磨男人?生命是这么短,短得整天寻欢作乐都来不及,秉烛夜游都不够用,为什么还浪费生命来勾心斗角?浪费时间去 play a trickon one?
  我们是人,我们有性欲,我们会老,我们会失掉及时行乐的机会,我们会后悔,我们不该再谈十八世纪的恋爱,我们该把衣服脱光,上床。(或上床,把衣服脱光。)
  窗外刮着台风,我好寂寞。
  敖
  一九六四年九月九日醒来以后
  六 我亲爱的H:
  昨天晚上送你回来,吃了两粒Doriden,勉强睡了四个钟头。今早四点钟就醒,一直工作,现在快十点了。
  今天早上下雨,天气阴沉得好凄凉。我好想你,好寂寞。 你的病好了吗?我真担心。你应该听我的话,若还不舒服,赶快去看医生。为了怕你碰到“风流医生”,我特地拼命忙了一阵,剪了一堆“女医生”的广告给你,希望你去送钞票。她们该把你的红皮夹里付出来的十分之一给我做mission.
  (战争与和平》的作者托尔斯泰,在他另一部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里,有一段描写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的文字。那女孩子被看过病以后,还要哭一场!真是wonderful!
  但是反过来说,男病人给女医生来看病也很麻烦。无怪乎一八一三年俄国的县医会议上,竟有会员提议请女医生走路了。
  我现在“傻”想,我真不该学文史,我该学工医。那样的话,在你健康的时候,我是工程师;在你生病的时候,我是医生,趁机“风流”一下,该多好!
  我又想到,这个世界所以能有我,跟一个女人的“羞医”不无关系。我爸爸的第一任太太,得了女人病,但她宁死不肯看医生,可是又没有女医生。她的多年不能生育,惹得旧氏家庭中白胡子爷爷和灰头发奶奶等人的不满,(他们要“抱孙子”!)结果我爸爸跟她离婚后娶了我家目前的老太太,她连挤了四个女儿后,终于把我(有男性生殖器的)硬生出来,这样她才没遭到“被迫离婚”的命运!
  由此可见,本人在这个文明古国里多么重要。 可是呵!H你实在不了解我多么重要,你会逼得一个天才爆炸,爆炸成一个傻瓜。
  现在,这个傻瓜被你最后判决:永远不许“主动”,不许打电话,不许桂pin-ups,不许去第一大饭店,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只许呆在家里,向台北市XXXX号信箱写情书。
  开放了你的信箱,却关上了你的心。O! H你是一个该比我多下一层地狱的女人。
  永远“被动”的(床上除外)李敖写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星期一
  附呈上有关医生毛手毛脚的漫画三张及女医广告八则。
  七 亲爱的H: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台中了。
  我要到中部来走动一下。 今天清早两点钟就醒了,满脑袋都是你的幻影(phan-tom),再也睡不着,所以干脆起来工作。
  “君子”说你见过Grace,我倒不记得,你也不记得,大概没有。Grace是一个快乐型的女人,阴险不足,爱说爱笑,尤其爱翻我底牌。她今年春天,在西雅图碰到一位教授的太太,这位年轻的太太因为我写文章骂了她的丈夫,曾经声言要打我耳光,并且“发誓”研究心理说,用李敖做sample,写学术论文,用来证明骂她丈夫的李敖有“变态心理”。并且,还是精神病。这位教授太太在西雅图和orace一起吃饭,两个小娘们一拍即合,由Grace提供李敖全部秘密资料,“出卖”给对方。这件事,直到现在我还“咬牙切齿”,气得呼呼作响。(关于这位教授的太太,你可看我的(文化论战丹火录)页四十六一四十七)
  Grace就是这样可爱的女人,她会突然用笑声吓倒你,用眼泪淹没你,然后,又突然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那种事,什么女人(包括肯尼迪夫人和赫鲁晓夫夫人)都做不出来!
  我抄一段八月十五日她的来信给你:
  “傅小燕大概九月初来美,看见人家都要团圆,心里实在不是味道。你一再反对我回台湾,要我在美国等你,
  我真不知道要等到几时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