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李敖情书集 >

第19章

李敖情书集-第19章

小说: 李敖情书集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さ哪炅洌刍乃暝拢莆易呦蛐碌穆烦獭!×俦鹗保爬鲜υ诩湍畈嵘闲醋牛骸巴碌幕匾洌殉晌豕谏弦欢涿览龅幕ǎ琶魈欤ゲ杉嗟南驶ò桑 保ㄋ哪晏ù螅杉南驶ㄌ嗔耍。
  想到这里,我转过头来,仿佛看到新的理想带着微笑向我拍手。(语重情长,热情似火!)
  敖之敬批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你病好了吗?念念,千万保重。
  四十三
  敖之亲爱内感的李夫人——在飞机场乱向侨生飞眼的: 昨晚在John A Bottorff家,在座的有详鬼子男四头,伪洋鬼子(嫁给洋鬼子的中国人)两头,XX夫妇(太太是XXX),我的亲戚——陈大革的表姐(Bottorff的家庭教师),以及电影明星王引。
  那位英国作家的中国太太竟不会说一句中国话——只会说广东话,而我又不能跟她讲广东话,我会的唯椧痪涔愣熬褪恰暗裟憷夏赶》埂彼灾缓猛灿⑽摹#ㄔ谧耐跻换崴涤⑽模琗X和XXX的英文程度连个pagan都不知道,所以本人的洋渔邦英文居然还是全房最好的,真是wonderful!)
  昨晚计喝啤酒一瓶、咖啡一杯、清茶一杯半、吃土司一、热狗(事实上已成凉狗)一、汤一、冰淇淋一、香烟半包,十一时后,太保(饱)而归。 我又把你在花莲的照片传观,大家称赞不绝。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昨天去南港,晚上银徐高际等小吃小坐。今早马宏样的 老子来找我给他二小姐找事,后来老马的弟弟又来,预备吞掉老马的稿费,其实早被景新汉“吞”掉了,我只好送他五十元。 后来辛八达又来信,杂事太多,真要命!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七日
  照片洗好后即寄。信封也要寄。
  四十四
  亲爱的小贝贝呀;
  你的病好了没好?我想我问这句话已经是多余的了,因为你的病好了,一定好了,好得可以去温泉玩了——表演美人出浴了。
  又过“没有你在身边”的礼拜天了,想到上礼拜天的种种,真不能安下心来工作。我是多么的多么的盼望寒假快快到来,你快快离开海星女监狱,回到台北来。
  法院传票已送来,星期四(二十二号)下午三点在台北地方法院(总统府隔壁的司法大厦中)刑七庭开庭。我还是不准备用律师,还是自己来好。
  第一号密探居心叵测,我考虑新的人选。也许升第二号密探为第一号,职务同前,薪水不加。不过看上等橘子十台斤的面上,本人尚在谨慎考虑中。
  又要开始太忙,不过我仍想在下月八号(星期六)去花莲。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六日没有接到你的信的星期日
  四十五
  亲爱的河南人:
  二十号晚上,光中、孟能和我在梁实秋先生家里大聊一阵,梁实秋先生跟我说:“我们是小学同学。”原来他和我都是北平市立新鲜胡同小学毕业的。他很风趣,不过一般说来,见解上太多文人气。
  昨天上午慰问本人的电话不绝。下午三时出庭时法院是人山人海——尤其是指指点点的女学生,据今早 China Post上载:
  More than 500 people, most of them young girl students, swarmed Into the court yesterday and tried to attend the hearing session.Their interest appeared to center around the young writer who became famous by taking on a veteran historian and legislator in a running “pen battle”.
  昨天在法庭上,胡秋原的律师向法官“告密”说:“李敖诽谤别人如儿戏,他现在在庄严的法庭上,居然还一直在笑!”
  昨天胡秋原气得很,老萧装傻,我则有问必答,不问不答,问一答一,绝不多答。
  我刚到庭上,就有人问哪个是李敖?徐复观在人堆里说:“就是那个小孩子!”
  我向胡秋原做个鬼脸。我们三个人站了两个多小时,我站得腰酸背疼,我想胡秋原一定也累得很。
  年轻人极多,向我问询握手,说我们支持你。台大法律系的学生向我丢过来一张条子: “李敖: 别出言太意气,留心构成侮辱法庭罪 Contempt of Court
  台大法律学会”
  晚上刘凤翰请我看电影、吃饭、喝啤酒。在马路上有人指点,说:“那就是李敖,是祸首!”
  自庭上出来,一直被人群围住,或问我:“为什么不请律师?”我说:“我的律师被胡秋原先生请去了!”——胡的律师周汉勋,就住在文献会茅房的下面,每天早上起来呼吸新鲜空气,都要看到陈胖子的大屁股。
  马宏祥的父亲问我感想,我说:“你们‘国大代表’制订‘宪法’第十一条我太相信了,我以为它会给我保障!”第十一条是言论自由。
  今天早上来人和电话不绝。
  我却一直担心,一直想你。老想给你写长信,一直抽不出空来。
  大舅子也来电话,拉我下月初一齐去花莲。
  前天晚上看到小姨子,旁边一个高高的新男朋友,我问她是否向你妈妈告的密,她说你来台北的事是你自己泄漏的。
  你那篇谈“张老师”的文章收到了吗?为什么只字不提?
  和事佬们又纷纷出面和解,我都听腻了!
  你早起跑“马拉松”?快把脚样画来,我寄球鞋给你。
  你要些什么东西?快开单子来!我要寄去,我要你不缺什么——只缺我。
  第二被告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昨天胡跟法官说他并不想打官司,像居浩然这样子,只要“稍稍给我过得去一点”,他就可以撤回,而萧李二人却不肯给他这点面子。
  四十八
  亲爱的不让我去花莲的人儿:
  牛哥挖苦我们的漫画,真好玩。(画删)
  刚才陶希圣约谈一小时,他笑着说:“胡秋原徐复观他们说我们的关系如何如何,他们也不想想,李敖在《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中,首先就骂到我陶希圣!”
  孟瑶在师大学生面前说:“李敖代表这一代青年人的崛起与反动的力量,这是一个好现象。”
  刚才我打个电话给小姨,拜托小姨写信求你准我去花莲,答应请她看电影为酬,最后我称呼她为“亲爱的小姨”,她笑起来了。 下午寄去一限时信及照片。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四十七
  亲爱的G贝贝——拿着歌本唱呀唱的贝贝:
  宝宝“善解人意”的地方还多着呢!宝宝为贝贝买了擦眼镜的绒布,可是还没寄,贝贝就来信说找到了,所以宝宝只好自认倒霉!
  据辞职的第一号密探报告,你有大量照片在手,快快把它们寄来!快快!
  台大信封上课时才能买到,这个礼拜我没去上课,所以下礼拜买来再寄。
  刚才出去为你寄去梨及绒布(还是寄了),顺便跟“斜眼”看了一场(假期惊魂),女孩们的大腿真白真美,但是仍不能跟你贝贝的比。
  快给我写信吧!再不写我就要去当和尚——不,去当undertaker了,你看我信纸,用的是“台北市殡仪馆承办部便签”。
  他们请我去做主任呢!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灰色的周末
  四十八
  亲爱的不写信的水仙花:
  余光中拿梁实秋和我的文章在师大的翻译课班上试由学生翻译,试验结果,认为我的文章比梁实秋的容易泽,换句话说,语法比梁的西化得多。
  今天又没接到你的信,呵,贝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这些日子天天想你,把你留下的每一张照片看了又看——包括你和别的男人合照的。我还仔细看海星女中的楼房照片,幻想我在半夜三更偷偷走到楼上,打开你的房门。(下略)
  今天上下午皆去印刷厂,一个不能休息的礼拜天。
  今晚Ray Donner(我三姐的洋学生)约我到他家去聊天,我喝了一瓶啤酒。
  你那样受花莲人欢迎,真使我担心你在下学期不肯回台北来,我要先说明白,你绝对不可失信,一定要准备下学期回家,再也不要在鬼花莲搞鬼了。据我那学地质的朋友许以棋面告,花莲一地铁定在寒假时因地震下塌,尤其海星女中一带,必定陆沉于太平洋无疑,届时不管是台北入花莲人,一概要葬身海底!听了这个专家报告,看你还回来不回来?
  你怎么能在花莲喝酒?你们河南美人(杨贵妃同乡)老是表演“醉酒”、“出浴”之类,真是有伤风化!
  你在信果口口声声要我把官司了掉,可是你不嫁给我怎么能了?
  请看一九六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联合报》黑白集:贤内助
  小孩子们在外面吵架,壬。果双方的家长能够站出来,不偏袒自己的孩子,互相道个不是,各自将孩子领回家去,加以管教,当可平息一场争吵,像这种通情达理的家长,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好家长。先生们在外面吵架,如果双方的太太能够站出来,不偏袒自己的先生,互相表示歉意,各自将先生领回家去,加以规劝,当也能平息一场争吵,像这种通情达理的太太,当然也是难能可贵的好太太。胡秋原、居浩然二先生,同属斯文,而且同为湖北老乡,平素交谊颇笃,向有通家之好。但因为“人争一口气, 佛争一炉香”,由于一时的意气之争,竟伤了和气。始而演出黄梅调的对口相声,终至告进法院,由笔墨官司而打起真官司。双方好友虽曾纷纷出面调解,但皆未能奏效。
  最近由于胡、居二先生的夫人互通款曲,担任调人,经过相互的拜访之后,终于化除双方的嫌隙,恢复平素的友好。一场诽谤官司,至此乃成立和解,撤销告诉。这两位“息事宁夫”的贤内助,殊堪作为当代的坤范。由此观之,要想移风转俗,化戾气为祥和,实须从“家庭教育”做起。如果G变成李太太,就可以跟胡秋原太太“互通款曲,担任调入”,官司才能“化戾气为祥和”。
  所以,太太,你还是跟我结婚吧
  你要“老娘不嫁”,我就“老子入狱”,看你后悔不后悔?
  除了你嫁我的一条路以外,另外只剩下一条和解的路,那就是我去勾引XXX的女儿!
  至于报上说我“没有回答”等话,纯是胡秋原的律师在外乱说的谣言。
  贝贝千万放一千个心一万个心一亿个心十亿个心无穷大个心,宝宝绝对不会吃亏的,宝宝要吃亏,就是空空,就是“王八蛋”!
  我寄给你的你的;日作,你到底有没有收到?心里有鬼,有苗头,佯装不知不可以呀!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四十九
  亲爱的不爱我的小东西:
  你真的不爱我了!你怎么对我这样冷淡?
  今天是一个雨天,又冷,又没有你的信,我混身难受。我作梦都梦到你跑了,跑到了太平洋边,扑通一声,丢下一块石头。(我本来想写“扑通一声,你跳下去了”,可是怕你骂我。)
  幸亏在太平洋边的是你,不是我,否则的话,你对我这样冷淡,我一定跳下太平洋。(过了一会儿,再爬上来。)
  总之,今天不接你信,一直不开心。
  明晚戴之昂举行出境前舞会,我被拉去看看,你要再不来信,我就“就地取材”啦! 戴之昂是我们那次在买绿裙子前跳恰恰、跳恰恰前在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