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李敖情书集 >

第18章

李敖情书集-第18章

小说: 李敖情书集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锤删涣耍考淅锷倭舜碳さ目掌炕故且蛭缮降拇缶俗有∫套勇杪璧牧骼岵〈玖四恪蚁肜聪肴ィ偎寄猓詈蠡腥淮笪颍词侨毡纠娉怨饬说脑倒剩晕揖龆ㄔ俑慵牧街焕嫒ァ
  还有,你的妈妈我的‘伯母”何时做寿,我昨天在东门书摊旁看到一个卡大卡大的玻璃瓶,我想买来送她。那个瓶是这样的(图删)
  据我初步估计,至少可装50加仑的眼泪,用法是(图删)
  用后用盖密封,绝无蒸发之虞,但是五十英尺内严禁烟火,因为可能会“轰!”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月三十日
  三十八
  亲爱的今天发薪的人儿:
  发薪了吗?要不要台北的经援?
  你只不过身上还剩十元,就“大惊小怪”,真是没见过场面。真正一文不名,当票上身,债主进门的场面你还差得远呢!
  前几天又有新经验藐你,李善培当了照相机七百元,花掉二百元,给我五百元托我添二百代赎——他以为我是财主,没想到财主不但没法垫去二百元,反倒花光了他的五百元!
  这几天赶写一文——评中医及医师法,忙得每夜四时才睡,每次睡时,都少搬一次指头——离去花莲,又近一天了!
  中华航空公司能否有折扣办法?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一日
  下午大睡四个半小时后,今晚恐怕要开通宵
  三十九
  亲爱的想回台北的人儿:
  看你两次来信的语气(三次提到北来),我猜到了你想在这次假期回台北,是不是?
  你回来也极好,我们在台北玩玩,去碧潭等地。台北最近好电影又很多,你是在“红尘”中过惯的人,在花莲清静久了,再去个更清静的地方(如天祥),你怎么吃得消?
  所以,小姐,亲爱的小姐,还是你回来吧!
  以后有机会,我再去花莲。反正在你寒假辞职返北前我们一定要同游一次。
  请通知我飞机班次,届时在机场恭候美人天降。
  如这次你担心爱哭的老太大知道,干脆回家拍一次“妈”屁如何?
  你去天祥经过只字不提,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你的照片,我真喜欢,尤其是你。。。; 我真想拍你屁股一下,把你从铁栏杆上打下来。
  看你照片,你好像穿了新行头。
  看到女中的建筑照片,我放心不少。震垮它们,似乎非纽西兰地震莫办。
  我去花莲最担心的一件事是很难找到一家旅馆适合我们做爱。因为隔音设备一定没有,且花莲抓私宰之风甚盛,人家一听见杀猪声起,立刻军警云集,人赃俱获,把我那可爱的小 白猪抓去怎么办?
  你的放大照片,先寄来吧,等得人心痒痒的,你该多多照
  些照片寄来,你不是爱照相的吗?
  毛衣现在寄去还是你带回去?
  昨天是(文星区周年纪念会,在中山堂保垒厅举行,盛况空前,可惜你不在场。大官儿黄杰司令、王超凡中将、叶公超等均来祝贺,(自由中国)所谓男女作家冠盖云集,我好像变成了“明星”,人人都要看看文化太保的“真面目”,有的直接过来,有的从旁打听,有的请人介绍,誉满耳鼓。自下午四时起至六时半始结束,然后与孟能等十多人同宴于华春园,喝了不少酒。喝酒时一直说我太太不在场,我喝没有下去。(今天余光中太太、“女诗人”蓉子等都听说我有一个漂亮的女人,都要向我要你的照片——比照徐讦、聂华苓的前例。)
  昨早与傍晚跟萧老头儿聊天,他预言我的这篇文章可能会遭中医师们攻击。叶明勋也觉得很可能。
  拉杂一写就是五页,有很多话要同你说,希望你快快来,
  我的“身体”也要同你说话呀!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六日午后
  四十
  亲爱的去过天祥的美人儿:
  今早去上课,遥望看见杨XX打扮得活像个小妖精,粉红色的高根鞋鞋跟至少有这样高(图删)
  ………
  今天整天接不到你的信。明天我还可再写一信给你(星期五你可以收到)。
  非常兴奋的等你归来!!!!!!!!!!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七日
  四十一
  亲爱的安东街女主人:
  今晚归来,看到一、二楼墙上贴有“文告”——是小宣传家们攻击二楼XXX的儿子的:
  “XXX爱哭鬼,一点小事就哭”;
  “XXX是我的孙子,也爱女生”。
  虽寥寥数语,可看下一代人心如何:
  一、纯粹白话文学;
  二、善于心战、宣传战;
  三、会匿名(我接到许多匿名骂我的信);
  四、四句话,三个重点,皆中要害
  a爱哭鬼
  b我的孙子
  C也爱女生
  此三种重点无一不代表固有文化与道统,以及孔夫子式的诛乱臣贼于的方法。
  敖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七日九:四十
  放大照片极可爱,卡卡有美丽,卡卡诱人起非非之想。
  错怪了,错怪了,千千万万别生气,早知道你不想来台北,因为你想在花莲跟别人去旅行呀!
  星期六十二点在军用机场恭候。
  敖之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八日
  棉花随信寄去。
  四十二
  亲爱的13号:
  本来想把那张刘鹤哭泣处的条子偷放在机场椅子上然后请你参观的,但是没想到X耽误我这个计划。
  今早上课,同班的一侨生问我说:“昨天你在飞机场送一个漂亮的妞儿,还拍了一下她的头,有没有这回事?”——不晓得哪个尖眼睛看到的,他死不肯说。
  好呀!我想起来了,你中学的门房是老李,还有个“张老师”——“他的生活丰富得像一杯醇酒”,在你的纪念册上写着:
  “往事的回忆,已成为生命王冠上一朵美丽的花,为着明天,去采集更多的鲜花吧!”快快从实招来吧!像《伪叛国者》中那个女的在教堂中告解一般的坦白吧!否则的话,本人当将传闻来的文件公布,以正视听啦I
  李老师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昨晚回家,收拾房间,好不凄凉,一个人上楼梯,开灯,收起你丢下的粉扑套,藏起你留在梳子上的头发……幸亏老景老广老萧陆续来访,才算稍解寂寞。呵,贝贝,我恨你了,你来一趟,——“惊鸿一瞥”一次,竟使我这样不能“恢复”成我自己,我知道没有你,我呀活没有成,没有成,呀,没有成。
  O!贝贝!要爱我呀——即使************“醋”!
  敖之
  附录三
  《中兴评论》中G旧作《往事》
  (括号内为李敖评语。写“G的真面目”的重要史料,原本怕你湮灭,故以复印本寄呈)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最后一次走出母校大门时,不觉呆立在街旁。再一次回顾那整齐的教室,美丽的校园,小路边挺立的棕桐树,它的宽大叶子此刻正在晚风中向我频频招手,六月花圃内开得繁茂的玫瑰花,也在仰着脸对我微微的含笑。操场上油绿的草地,映着淡蓝的天幕,飘不完的云朵,舒缓地荡着,像我扯不断的离愁, (现在扯断了没有?)这里,我曾生活了六年的地方,在将离去的刹那间,我特别感到它的亲切和可爱。但充满了诗情画意的中学时代,已像一串多彩而奇异的梦,随着岁月飘逝了,我到哪里去追寻它呢(到二女中)?过去的事回想起来,只能平添惆怅和神伤,但谁又能全然忘怀!
  六年前,我背着书包,走进这陌生的环境里,我杂在一群天真的孩子们中间,我的好奇而凝神的眼睛(可爱的),注视着那些快乐而年轻的面孔,那么多学习的伴侣,对我的生活是一种新的感召。我兴奋得像一头小鹿(该是小猪),跑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想着这里将是我今后生活的园地时,我的幼小的心灵里,揭开了梦的远景,撞憬着那远景里的一切,我真的几乎要流出喜悦的眼泪来。 但在这个新的生活环境中,我是寂寞的,我怯弱而孤独,胆小而忧郁,下课时,我坐在教室里看小说,休息时,我站在操场边,看着别人兴高而采烈地游戏,我伴着自己的影子,咀嚼着落寞和哀伤。(可怜的贝贝!那时候好像还不会扭屁股。)
  有一天,上体育课,我正坐在草地上四下失神地张望时,珍拿着网球拍笑着跑到我面前,从此我们便做了好朋友,我真说不出此后她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我再不孤独,再不忧郁了。(同性恋?)我们一同读书,一同游戏,晨雾迷朦时,我们手牵着手走进校门,黄昏日落时,我们肩并着肩徘徊在校园里,谈着过去和未来的事,或是躺在如茵的草地上,吵着笑着,做着青春的梦。这纯真的友谊是我生命中开出的第一朵鲜花。高二的那年,她生病去世了,生活的打击,死友的哀悼,混杂着痛苦的回忆,永远埋葬在心底。 我最喜爱的张老师——蓬着头发,抽着烟斗,穿着破皮鞋,他待人和善,热情而诚恳,他是诗人,他嘴里有说不完的趣事,他当过兵,打过仗,做过生意,他的生活丰富得像一杯醇酒。我最不能忘记的一天,是上国文课,当他讲完了朱自清的《背影》后,他接着说到人生是一场战斗,又是一场梦时,他哈哈大笑起来。那种神情,他本身的文学气质,启发了我们对文学的兴趣。他治学的认真态度,更时时鼓励我们对创作的努力。他教我们爱生活,爱人类,爱自己的理想,哪一天我再能坐在外面有~排凤凰木的教室里,听他讲艺术、文学、哲学和人生呢? 我们的校长,高高的身材,挺直着背,戴着宽边的近视眼镜,略显苍老的脸上,常挂着一丝和蔼而丰润的笑容。劳苦的教育工作,拆磨了她,吞噬了她二十年的生命,但她对自己的一生,毫无抱怨。她爱事业,爱自己的学生。记得高三下的时候,我们为看准备一连串的考试,每天都要忙到晚上才回家,她总是和我们~起回去,鼓励我们的学业,要我们注意自己的身体。每日晨操,她总是站在台上看,晨光映着她的灰发和那坚定而结实的身躯,确是一幅动人的影像。她虽是年过半百的人,她的心却和我们一般的年轻,每逢学校开运动会或晚会时,她忙起来,到处的跑来跑去,老师和学生全被她感动了。学校的工作做得好,名誉自然建立起来。毕业的同学直到现在也还感到骄傲啦!但这又是谁的功劳!我们只有衷心地感谢她、纪念她。 门房者李(又一个),也是个令人怀念的人,几年来,因为他管着我们的出入、信件和便当,和我们的关系最密切,(什么关系?)他脾气好,待人真诚,尽管你发多大的怒,他还是笑嘻嘻的把信递给你,这样大家便越发觉得他的可爱了。校门两边的花,他每日按时浇灌、修剪,那花永远开得大大的,象征着老李的精神——朴实而勤苦,但愿他别后健康、愉快,共母校而常青!
  灿烂的夕阳,梁红了高处的林梢,几只归鸦,拖着疲倦的影子,从头上掠过,自校内楼顶上投来的黯淡的阴影,渐渐笼罩了我。一股辛酸与别离的悲戚,从心底升起,站在这人生的驿站边,对过去,我有着沉重的怀念(要用起重机),对将来,我有渺茫的希望,现在呢!我的增长的年龄,累积的岁月,逼我走向新的路程。 临别时,张老师在纪念册上写着:“往事的回忆,已成为生命王冠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