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李敖情书集 >

第13章

李敖情书集-第13章

小说: 李敖情书集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帕耍阏嫘小
  你的伤有“起色”,是第一好消息,只可惜我在这边只能干着急,简直痛莫能助。一切都怪你有一个家,拒我干木屋之外;再就是你对我的特别虐待,许任何人去看你,就是不准我去。两位老师,可以去看你;男朋友(包括有麻脸的和没麻脸的),可以去看你;乃至偷看你的木栅小和尚,如去看你,你也不会反对。唯一可憾者,乃是飞眼勾男人时只能用一只眼,其实说开来,一只眼睛足够用了,倾倒众生,别具只限而已矣,何劳双幢剪水哉?
  台大学生所说在成群结队会上问你的问题是:“Y,你是不是小姐?”当时发问音发觉这个问题失言,弄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我所听闻者,大意如此,所以我说满有趣的。
  总之,这是一个谣言岛,你要是为谣言轻信,最后只好去找耳科医生、积十八年之经验,在这岛上,非多少有“不恤人言”的本领不可,你要是怕人说话,你会气得生胃癌、生肝癌。生肠癌,你活该!
  大概是刚才买蟑螂药买来的灵感,我忽然想到WilliamBlake的那首(毒药树)(A Poison Tree),在这岛上,也许我真该在三月十二号的法定植树日种它几棵毒药树:
  In the morning glad I see
  My foe outstretch's beneath the tree.这是多大快人心的事!
  传统的教育只给人一种盲目的爱的哲学,或是粗浅的战争观念,并没给人一种合乎情理的“恨”的训练,这是失败的教育中另一种无形的失败。
  会恨人的、会爱Y的、会看坟的(不是风水先生)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日
  三十四
  小Y:整天红着双眼见“仇人”的:
  这一两天我好忙。昨天与一个香港的出版家谈生意,直谈到夜里两点。今早送衣服的来了,可是“不送衣服的”也来了,约我今天吃晚饭,等会儿即赴“鸿门宴”。
  你这次撞车没出大祸,足证上天有眼。(老天爷幸亏没撞车,否则就上天无眼或有眼也看不见了,那时候,我们的小Y岂不要要演“盲恋”了吗?那时候,“国联”更要拉你了。)
  这封信不多写,只要你为我多多保重,因为你永远是敖之的小Y,你永远是。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半
  三十五
  我的摔下车来的小情人:
  你的妈妈不准你骑脚踏车,却准你骑机器脚踏车,我真不知道这是“哪一国”的妈妈。大概她读了吴稚晖那篇(机器促进大同说顺着了迷,所以只要脚踏车上有“机器”,她便放你上街去做敢死队,你说对不对?
  今天一直没收到你的信,好不开心。今天星期五,明天是周末,我们足足一个星期没见面了,我好想你好想你,我要问你,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见我?你再不见我,我会派一个“人”去催你,派那个七星山上的穿睡衣的老头儿! 今天(自立晚报)的一幅漫画,不是画你的吧?因为你是养鱼家,不是钓鱼家。
  今天有一个笑话:我把“中国文化学院”的巧立名目说给殷海光听,在座的一个学生谈到“中国文化学院”的哲学系,我在这位哲学教授面前,开玩笑说:“你看,‘中国文化学院’也有哲学系,这个学院,除了‘水肥系’以外,简直什么系都有!”殷海光冷冷地说:“他们的哲学系,就是‘水肥系’!” 你的伤到底怎么样了?你是不是索性将病就病,逃学起来?不但逃学,并且逃出情网?别忘了当代老子所说的:
  情网恢恢,
  疏而不失!
  你又哪里逃?
  敖之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二日傍晚
  三十六
  小Y:
  今天上午是地方法院审我“妨害公务”的案子,我把传票一丢。没有理它。国民党的法院,一方面整天高叫“疏减讼源”,一方面却无事生非,由“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发交侦办”,把李敖两年前的旧文章拿来入罪,你说王八蛋不三八蛋?陆放翁诗:“本来无事只畏扰,扰者才吏非庸人”,“党国”的可怕“才吏”呀!
  Suddenly Last Summer你说“看不全懂”,我的答复是“良有以也”。田纳西威廉这个作品,内中重点是写性变态,写男人利用女人勾引男人来鸡好(鸡奸是男人X男人屁股),如果你不知道鸡奸情事,你当然“看不全懂”。《阿拉伯的劳伦斯》中,也有一段鸡奸的,土耳其军官鞭打劳伦斯后,半开着门示意那一幕即是。劳伦斯被鸡奸后,人生观大变,此电影后半部之转折点也。)
  昨天看了一场十:三十P。M。Summer(好像每个电影名字 都有夏天),对比一男一女,男的是枪杀“纤夫淫妇”者,女的是 目击自己丈夫与别人通奸者,处境相同,手法各异。其中还是 被电检处大剪刀乱剪一通。在剪刀过境之后,还能把电影看懂者,真是非李先生一类天才莫办。有时候,你会觉得在这个岛上,恰如基度山在那个岛上的监狱里,由那同窗牢友提供片段材料,然后根据天才,连串出全部事实。在这个岛上看电影,实在需要大天才和大悟性。 上面写那个“X”字,音*么,该属六书中哪一部?我看这是中国文字中,唯…一个合于六书的字儿。
  今天是二十二号,我们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你不给我按摩,我好疲倦。
  刁民
  一九六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早晨
  三十七
  答应今天给我“青丝”的Y:
  昨晚你“倦”得好可怜!我说送你回家的时候,你“蓦然应之”,如像小学生放学一般。昨晚我得到一个教训:“在小Y疲倦的时候,躲她远一点!”这不算是我的过敏吧?
  今天(联合报)上一样消息,颇为好玩,特剪贴如下(应该贴在“大剪贴本”上的)。这个消息,可参看(上下古今谈)中“可怕的哥哥”,还有那篇孙观汉博士最为倾倒的(论“处女膜整型”)。附上我的(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一册,聊博“凡有膜者”的一笑。
  这封信,是不是又要“封”而“锁”之?
  醒来读William Blake〃I Asked A Thief〃,读到最后“Andstill as a maid/Enjoy'd the lady”一段,颇有感触。
  苦盼“青丝”濒临“白发”者
  一九六七年“维也纳”后一日
  三十八
  Y:
  因为你的通讯地点改变,所以这封信只是试投。三个月不见,你还是一个沉醉于情欲二分法的小孩子吗?我不觉得你有进步,如果你有进步,你早该回来,用身体向我道歉。我并没有如你所说的“重新陌生”,但我非常不高兴你三个月前的态度,你把我当成了什么?“重新陌生”的也许是那个又把“你”当“您”的人,把“大李”当无名人氏的人。有时候,你简直是小孩子,需要taming,我不知道你还挣扎些什么,反抗些什么,你难道以为你会成功吗?至于我,当然如你所说,有“冷酷的面目”,就凭这副面目,我才混到参天,女人和国民党才不能把我吃掉,否则的话,我还能用“男子汉”的招牌骗人吗? 狂童之狂也者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三十九
  亲爱的“高手”:
  在飞机场看到你的“背景”,我即先归。独食于羽毛球馆,“怅然久之”。我久已淡然于情,更淡然于旧情,可是这次你回来,却带回我的旧次新梦,往事非不堪追忆,旧地非不可重游,只看你怀着哪一种心情去处理它。缺陷并非不可忍受,尤其当你尽量找寻不缺陷的部分去冲掉它。你记得我刚走进“新荟芳36”,我抱怨了一阵,可是后来泡在温泉里,也就兴高采烈起来。今晚台中一中四十三年毕业同学聚餐,都是二十年的朋友,相逢之下,令人旧情澎湃!这一阵子竟如此困于前缘,也颇可怪,也许我老了,也许快死了。 号外
  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深夜
  四十Y:
  尼龙套头衫、案头日历、怀中日历、桥牌二副,前晚都由“情敌”导演易文转到。多谢你。前晚我派小八去取,易文似以不能一晤为憾,我说另行电约,由我请他和吴相湘吃饭。他似对吴甚感兴趣。如柏体宫戏或宫围戏,吴的知识倒颇不少。
  我二十号的信,想你已收到,但一直没接你信。
  以上二十八号写的,我这几天又得大忙。
  “城堡”林不敢印,已归还。
  照片三张送你,被洋鬼子包围那一张,高的是(纽约时报)前任驻台记者包德辅(Fox Butterfield),矮的是新任记者沙荡(Denald H.Shapiro)。
  敖之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四十一
  Y:
  这是我最近托吴梦秋给你治的小印,不知你可喜欢?我在高中时候,想刻一印,请庄申(庄吉庄灵的大哥)去办,他替我选了吴梦秋,我看了蛮喜欢。这种文体叫“蝌蚪文”。
  你上月二十四号的信,已收到。
  你七号长途电话谈《明报》专栏和《香港影画》(?)专栏的事,我还不太清楚(如次数、时间、字数、性质等等),是不是只限于影剧方面的?还是类似我给(台湾日报)写《上下古今谈)那种?我买了一本(香港影画),可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今天接你八号发的信,捉刀之事,绝没问题,只是你必须告诉我我不清楚有哪些项目。最好你能开始先带头示范几篇,我再追随或再并驾齐驱或再“超越前进”,直到以文贾祸,你被请下专栏之台为止。 萧说用你旅行证寄出二套“古今”,分寄给王八蛋和你(抱歉如此行文竟使你离王八蛋如此近),你收到否?我的美国朋友 Lvnn A.Miles自东京来,我用他护照,于昨天又寄出一套 给董炎良(我认识董,是此洋鬼介绍的),就是寄给你的第二 套,请你对董从即日起,保持监视并讨书状态,直到书要到为 止。董老撒赖,我虽不能叫他上《文星),可是却能叫他回不了 台湾——“告他是匪谍”可也!或叫他仓皇回台湾——“母病,速归”可也!(前者为家有“匪谍”法,后者为家有“丧”事法。)
  这第二套书没寄给王宁生的意思,因由洋鬼出面,而洋鬼正好与董相识,而董正好在邵氏。直寄邵氏,想可稍使你取书方便。
  因我已无“民权主义”,故每天为“民生主义”神忙一气。
  十六号晚上与刘维斌,刘家昌、陆啸钊、老孟等大赌通宵,我惨败。年来“老干”之名,一输而空。输得心痛如绞,决心就此戒赌,还我“十诫’去也。
  我的“十诫”是①不抽烟,②不喝酒,③不嫖,④不赌, ⑤不跳舞,⑥不交新朋友,⑦老朋友不找我,我不找他;要
  找我,得先请我吃一顿,⑧陌生人来信不回,⑨不被
  KMT官方收买,*不结婚
  以上十诫④③⑦做得不彻底。
  最近体检,遵医嘱,连咖啡、浓茶都戒了!
  你怎么还是有点泪汪汪的生活着?你真不行!你的“号外”之号怎么了?难道都不当意么?被整肃之情敌,我请他和吴相湘吃了一顿,“为人圆滑得很”,诚如君言。显得太老一点,身体又不好。民九生人,似乎只比段海光身体好。
  敖之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四十二
  Y:
  去年十二月二十号写了四页信给你,谈到你的专栏等事,你可收到?
  寄第二套“古今”事,虽用洋鬼之名寄董炎良,仍被海关查扣,通知洋鬼,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