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爱情diy >

第12章

爱情diy-第12章

小说: 爱情diy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必须要确定你对于他的是爱,而不是基于你们之间因为有了孩子。”唐说得十分的强硬,希望上官漾漾可以看清楚他们之间的立场。

    “其实我是爱他的。”漾漾转过头对她一笑,十分真挚的说道。

    “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你们是相爱的呀!”眼中的真诚是骗不了人的,唐仿佛是松口气的说着。

    “是吧!”她淡淡的笑开了。

    相爱!似乎是所有人给她的答案,但是她宁愿相信那是一种疼爱。

    “改天有空,我带你出去走走。”唐十分的相信上官漾漾对邵耘齐的影响力,但是当事人似乎不以为然。

    算了!她的问题就留给邵耘齐去解决吧!

    “好呀!好呀!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我自己都觉得好闷。”她自从被邵耘齐“看管”之后,她的时间就不再是她自己可以掌握的了,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她走一步他就跟着她走一步,可以说被他看得死死的。

    “老大是心疼你,不然呀!我早就带着你四处‘趴趴走’了,还留你在这里无聊。”

    邵耘齐的举动真的是让其他人又叹又痛,叹的是曾经何时看过他们老大那么的宠一个女人,痛的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受过如此好的待遇。

    不过,令他们放心的是,上官漾漾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子,更甚至是一个不求不贪的女人,而且她并没有恃宠而骄,不然以老大疼爱她的程度,他们不被她整死才怪。

    “算了!反正再过二个月我就自由了,等宝宝生下来要去哪里玩都可以。”此刻的她只希望宝宝可以顺利的生产,其他的等她生下宝宝之后再说吧!

    “漾,你跟老大去做了那么多次的产检,可是怎么没有听说宝宝的性别呀?你们都不好奇吗?”唐不解的问着,难道他们真的不好奇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

    唉!人家都没有要求检查,所以医院当然也不会多此一举告诉准父母喽!所以纵使她是院长,还是不知道。

    “一切顺其自然吧!反正生男、生女都好,我一定会好好的疼惜宝宝的。”她对漾出一朵美丽的笑靥。

    对于突如其来的被电到的感受,让她不由得一愣,随后又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她的笑容。

    “你你你……你就跟老大一样恐怖……我的鸡皮疙瘩都站起来抗议了!”

    太像了!每一次邵耘齐要是想要捉弄他们或者是意有所图时,就会释放出高伏特的电压,电得每一个人都脸红心悸,而他却装做没事般的打量着他们的反应,他们之中每一个人都逃不过他的挑逗,就连邵太爷也会忍不住的脸红,而上官漾漾展示出来的感觉实在和邵耘齐一模一样,迷死人不偿命。

    “什么东西一样?”上官漾漾迷惑的看着她,奇怪了!她只是露出一个微笑,唐需要有那么大的反应吗?

    “放电呀!天啊!恐怖、恐怖!”他们这个叫不叫做“近墨者黑”呀!

    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其他伙伴看到这抹微笑的感觉了。一定会很好玩!

    “,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放电?什么跟什么呀?

    “唉……这样跟你说你也不懂啦!我们改天做个实验就你就懂了!”唐一时也不知到要如何解释起,不过,去试试那几个大男人看看他们的反应,上官漾漾应该就会了解。唐兴奋的想着。

    “做实验?做什么实验?”她真是越听越不懂了。

    “漾漾你还记得你刚刚的那种笑容要怎么笑吗?”越想到可能会发生的情形,唐体内淘气的血液越沸腾。

    “当然。”那种笑容很自然呀!怎么可能会忘了?

    “太好了!我告诉你喔……”

    听完唐的话,上官漾漾仿佛发觉的笑容令她毛骨悚然。

    “听懂了没有?”

    “嗯!不过……”上官漾漾正想要问清楚时,却被唐一手打断。

    “没有什么不过啦!我又不会害你,呵呵呵……”唐用手背掩着嘴,高兴的尖笑。

    而上官漾漾只能硬着头皮,看着她那副无药可救的兴奋。

    ※※※※

    此时,因为一通电话而转移阵地的四个男人,让书房中多添加了一抹紧张的气氛。

    “有消息了。”邵耘齐肯定的问着。

    他对他们一向都是抱持着完全信任的心态,而且他更明白他们每个人的能力。

    “嗯!是罗汉家族。”尉任霆眼中的阴狠是他在保护自己极重要的宝物时,才会出现的眼神。

    “几个月前窃取恺盛文件的人和最近在调查我们生活状况的人,都是出自罗汉家族!”楚任霁收起平时的玩世不恭,神情也趋于严谨。

    不过,他还是想要送罗汉家一句话真是不想活了!

    “看来他们对于我们的生活状况,抱持着很高度的好奇心。”江任云虽然身为公众人物,但是他的属下都知道他是一个极重隐私权的人,没有想到一个社会地位颇高的企业家居然也会挖掘别人的隐私。

    “罗汉·玛丽丝,她的目标是上官漾漾。”刚才那一通电话全都是有关罗汉·玛丽丝的行径和目的。

    他知道罗汉家觊觎“恺盛集团”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但是罗汉·玛丽丝的行为就让人费解,所以他才会要求他手下个别调查。

    “是吗。”仿佛是预料之中事情般,邵耘齐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虽然并没有他们想像中的狂怒,反而平静的他却让他们更加的不可轻忽。

    “齐,须要加派人手……”江任云有些担心的问着。

    毕竟上官漾漾是老大所重视的女人,再加上她身上还有所有人期盼的宝贝,当然是不可以轻忽。

    “不用!我要罗汉家为他们的愚蠢付出代价。”他冷邪的下达他的命令。

    “好!”尉任霆接下了这个指令。

    “你的意思是要挑了他们?”楚任霁很久没有看到那么冷残的邵耘齐了,蛰伏在他的体内嗜血残酷的一面。

    江任云为愚蠢的罗汉家致上最高的怜悯,毕竟他们惹火了他们之中最血腥的份子,邵耘齐下指令,尉任霆执行死刑,他们四个人之中,就属他们两个最邪气了。

    “还有,这一件事不准跟他们提起。”邵耘齐怕上官漾漾知道后,接踵而至的害怕和惶恐会让她不安。

    他们有默契的点头。

    “不过,我很好奇,哪一家征信社敢在大岁爷头上动土?”江任云十分的相信他们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更何况尉任霆在黑道上十分吃得开,他实在想不出来有谁那么不怕死。

    “私人征信社,老板兼社员——彼得。”

    “是没听说过。”

    “不过他倒是很大胆。”江任云揽过尉任霆的肩头,低声的问道:“兄弟,那我们的价码呢?”

    他的声音让所有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却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五百万美金、一夜风流。”

    “啧啧!没有想到我们才值这个价位而已。”江任云有些失望的说道。

    “可是没有想到罗汉·玛丽丝会是一个用身体做买卖的人。”楚任霁对这点倒是满有兴趣,他见过罗汉·玛丽丝几次面,十足十是个美艳火辣的女人,只是没有想到她那么的污秽。“麦得伦对她的行为都不干涉吗?”

    “他是养父,只做有利益的投资。”

    对于罗汉家最大的秘密,他们是不会看在眼里,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拆穿。

    “唉!说来说去那个罗汉妹妹只是一个工具而已,麦得伦还想要把她捧成高贵的小姐,甚至还想占领邵夫人的位子呢!”

    麦得伦真的以为他们是笨蛋,一点都没有发觉他私下的小动作吗!他们只是懒得理他而已,没有想到他居然嚣张起来。

    “说真格的,邵少爷何时娶上官小姐?好让她成为邵家少夫人?”

    想必其他的人都很好奇,但是邵耘齐似乎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不急!”邵耘齐露出进入书房之后第一个温和的笑意。

    “不急,你不要等到新娘跑了才着急!那就来不及了。”楚任霁恢复轻佻的表情说道。

    其实这是他们的共识,横竖罗汉家都是难逃一死,所以再谈也是浪费口水而已,还是说一些有建设性的吧!

    “至少要把孩子生下来再说。”他是还在考虑,占有她的心态是日益增加,但是他并不确定是否要用一纸婚约将她定下。

    “女人心是很难捉摸的,要是她有一天不高兴带球跑,你就不要说我们没有劝过你。”身为男人,他也清楚邵耘齐那矛盾的心态,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

    “老大都不担心了,你说这个做什么?”江任云用力的敲打楚任霁的手臂,警告的看着他。

    “老大……他欺负我!”楚任霁一脸苦丧的抱着手臂,向邵耘齐告状。

    见邵耘齐理都不理他,带着尉任霆离开书房。

    他见状也连忙的跟在他身后,连同江任云走在一起打打闹闹。
第八章
    “你这个笨蛋!”

    罗汉·麦得伦一个掌挥上玛丽丝的脸庞,力气大到把她震倒在地上。

    “爹地……”玛丽丝不敢置信的看着麦得伦,一向纵容她的麦得伦就像是跟她有仇似的毫不留情的打她。

    “看看你做的好事,你居然找人去调查海得利斯。”麦得伦一向慈善的脸在霎时变得狰狞,拉起玛丽丝的发,让她的脸向着他。

    “我只是想要知道海得利斯为什么要取消餐会,才会找人调查他,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呀!”她的右脸颊再次受到麦得伦的招待。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调查海得利斯,你知不知道这会毁了我多年的计划,你这个愚不可及的女人。”

    现在杜莱彻·海得利斯将所有的责任都指向他,外界都在传“恺盛集团”向罗汉企业做出警告动作,再下一步就是直接的摧毁整个企业。

    公司内部的人员也已经开始人心惶惶,股东更是直接到公司询问原因。

    “他又不是什么总统、官员,为什么不可以调查他?”玛丽丝将今天的一切都怪罪在上官漾漾身上,要不是她,她今天也不会被麦得伦打伤她美丽的脸蛋。

    “他不是什么总统、官员,但是他要让一个企业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而你却惹火了他。”麦得伦瞪大双眼看着玛丽丝,似乎在考虑她还没有没有利用价值。

    “爹地……”

    “不要叫我,从现在开始,我将和你画分界线,你只是我收养的一个女人而已,不要叫得那么亲密。”他决定放弃玛丽丝,现在只希望他放逐了她,杜莱彻·海得利斯会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什么?不不不,你是我的爹地呀!你怎么可以说出那么残忍的话来?”玛丽丝愕然的望着跟她生活二十几个年头的麦得伦,以为他是在跟她开玩笑的。“爹地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谁在跟你开玩笑,你只不过是我当年在育幼院收养的孤儿而已。”麦得伦甩开玛丽丝攀附的双手,嫌恶的看着她。

    “骗人……爹地不要这样处罚我,我下次不敢了!以后我做什么事都一定经过你的同意,爹地……”玛丽丝不死心的攀上麦得伦的手臂。

    “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