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块小说网 > 激情电子书 > 妈妈两瓣小巧的弧形阴唇 >

第39章

妈妈两瓣小巧的弧形阴唇-第39章

小说: 妈妈两瓣小巧的弧形阴唇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宥溉徽鸲恐猩涑鼍Р恍诺墓饷ⅰ<该胫雍螅袷峭蝗幻靼琢耸裁矗腥淮笪虻牡懔讼峦罚嫔细∠殖鲎猿凹ペ降谋砬椋旖欠浩鹨凰坎倚Α

    “没错,我的前世就是智彬……”我一字一句的说,“就是那个惨死在你刀下,未婚妻子被你霸占了十八年的智彬!当年我就说过,来世总有一天要找你算帐的……老天果然有眼,让我投胎成为你的儿子,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报了仇!”说着,我神经质般咯咯笑着,拉过昏迷中的妈妈,伸掌抚摸着她睡衣下一丝不挂的胴体,狞笑着说:“告诉你,属于我的女人,终究会回到我的怀抱!上辈子我虽然得不到她,可是这辈子她却注定归我所有,永远也离不开我的鸡芭……”

    听了这话,爸爸的双眼中如同要喷出火来,恶狠狠的望着我,在地上奋力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荷荷怪声。我看在眼里,突然莫名的兴奋起来,一把撩高睡衣,将妈妈的双腿向两边大大的分开,把她那花蕾般的阴沪完全暴露了出来,对正爸爸的视线!

    “嘿,我要让你也尝一尝,自己濒临断气的瞬间,最心爱的女人却被仇人占有的那种痛苦……你给我睁大眼睛,仔细瞧着吧!哈哈哈……”我几乎有些歇斯底里了,多年来积蓄的嫉妒和冤仇,都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彻底的发泄。狂笑声中,我曲起食中二指,一下子捅进了妈妈的蜜|穴,模仿着Rou棒抽插的动作在肉洞里进进出出。

    “看看……妈妈被我弄的多爽……瞧,骚|穴还会自己收缩……哇哇,夹的好紧……把我的手指都快夹断了……”我一边尽情的嘲弄着,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昏迷中的妈妈彷佛也有了感应,嘴里逐渐的发出低低的呻吟,雪白的屁股无意识的扭动着、迎合着我的手指,肉洞里很快变的无比潮湿……

    当一股股灼热的淫汁,泛滥的从指缝间喷洒出来时,爸爸突然狂吼一声,像是回光返照般奇迹似的半撑起身子,嘶哑着嗓子凄厉的叫道:“你们……你们一定会有报应的!”这句话说完,他的身体就颓然软倒了,脑袋无力的歪向旁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蹲低身子,仔细查看他的遗容。这才发现他的双眼瞪的大大的,竟是死不瞑目!那死鱼般的灰色瞳仁里,带着种深入骨髓的愤恨、不甘、凶狠和怨毒,仿佛把所有仇恨都融入了临死前的这一瞥中!

    我内心一寒,转过脸不敢再看,默然的仰望惨淡凄迷的月色,就在这黑暗之中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等待笛声鸣响的警车来临……就像我预料中的那样,警方对这起命案的调查,仅仅持续了几天就结束了。

()

    我和妈妈都被认定是“正当防卫”,予以无罪释放。也难怪,一切的证据都对我太有利了……凶器是爸爸自己拎出来的,上面没有我的指纹;而且那个保安也一力证明,当时是爸爸挥刀追杀手无寸铁的我,还把他给打伤了……这些都使警方相信,这起案件的发生,的确是个“悲惨的意外”。

    这些话我虽然说的涕泪交流、娓娓动听,可心里却十分的紧张。如果警方发现了案件背后的内情,竟是由于母子乱仑才使爸爸失去理智的,那么我和妈妈就算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也将面临一场道德与舆论上的灾难,弄不好终身都无法抬起头来做人了。

    好在那些员警并没有起疑,他们通过调查后发现,爸爸那天下午正式向公司提出了辞呈,跟着拉了几个同事到酒吧喝酒。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其实已经处于半醉的状态了。因此他们认为,是酒精这个罪魁祸首使爸爸的自制力大大的下降了,令一件本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全面失控,演变成了惨绝人寰的流血事件……

    听到警方作出这样的结论,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这个案件的真相,将永远埋藏在我和妈妈的内心深处,成为一个没有任何外人知道的秘密!

    不过,令我始料非及的是,这个案子尽管了结了,但是关于它的消息却不胫而走,成为街头巷尾里议论纷纷的话题。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我和妈妈就成了这附近的名人,每天出门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周围的人在或明或暗的对我们指指点点。

    更糟糕的是,这件事在我的学校里也传开了。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看着我的眼神都变的有些古怪。原本和我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也日渐的疏远了和我的关系,低年级的同学甚至远远的避着我走……

    我很快的尝到了完全孤立的滋味……至于妈妈,她的情况也相当不妙。爸爸的死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般,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打击。

    连续许多天,她都愀然不乐的蹙着眉头,坐在卧室里默默的发怔,眼眶里饱含着泪水。那副伤心欲绝、娇弱无依的样子,令人油然兴起把她搂到怀里好好怜惜的念头。

    直到过了大半个月,妈妈才从悲痛懊悔的阴影中走出。从外表上看,她比过去清减了不少,脸色略带苍白,容颜也有些憔悴。然而这不但无损于她的美丽,反而使她看上去更加具有吸引力,充满了一种楚楚可怜的动人韵味。

    但是当妈妈到单位上班后,遇到的麻烦却一点都不比我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碰到同事拉住她问长问短。有些人固然是出于同情,真心诚意的想安慰她,但也有一部分人……

    特别是那些平时嫉妒妈妈才干和姿色的女同事……明显的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站在一边窃窃私语,冷言冷语的嘲讽着她……

    这一切都把妈妈搞的焦头烂额、苦不堪言,但又没有办法阻止……就在我们母子俩都被弄的一筹莫展、几乎快要崩溃的时候,有天上午,我们的命运突然出现了转机!

    那是个星期六的早晨,有个身材微胖、文质彬彬的外国男人,在随行翻译的陪同下来到了家里。一见面就自我介绍说,他是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职员,找我们是要商谈关于一笔遗产继承的事。

    “遗产?”我和妈妈对视了一眼,同时想起了爸爸曾经说过,住在纽约的志叔临去世前立下遗嘱,要把所有的财产赠送给他。只是前几天遭遇变故,竟把这事给忘记了!

    “是的,大约有折合两千万美金的动产和不动产,原来是遗留给您先生的!”外国男人耸耸肩说,“没想到他竟然去世了,真令人遗憾……现在,只能由作为亲属的你们,来继承这样一笔财富了……”



    “……这几份档的中译本,请你们逐条的仔细阅读,敝事务所将提供最全面的服务……”

    我打断他的话,大声说:“如果我委托贵事务所办理移民,价钱方面好商量,你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到吗?”

    外国男人楞了楞,白净的面皮上浮现出笑容,殷勤的说:“我们愿意效劳!”

    太阳快要下山了,天边横挂着几道绚丽的晚霞。落日的余辉斜照着这条寂静的乡间小路、这栋充满异国风情的古堡型别墅,把所有的景物都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吱……”的一声,簇新的宝马车在别墅门口停下。

    我咳嗽一声,女人立刻转过身来,眼睛里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嘴里激动的喊道:“小兵,我的心肝!你……你总算回来了!”

    我微笑着说:“是啊,妈妈!对不起,今天回来晚了些,让你久等了!”她一下子哭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向我跑过来。高耸的双|乳在衣衫下剧烈的抖动着,差一点从领口处弹跳了出来。没等我看个仔细,她就已冲到了我面前,张开双臂一把将我搂到怀里,搂的是那样用力,像是生怕我一不小心消失了。

    “怎么又哭了?我们不是早晨才分开的吗?”我柔声安慰着,温情的替她拭去眼角的泪花,明知故问道,“妈妈,这十几个钟头你都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念我呢?”

    “想!想!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好想好想你……”妈妈语无伦次的诉说着,柔软的嘴唇不停的亲着我的面颊,把唇印一下又一下的覆盖在我的眉毛、眼睛和鼻子上,最后主动的封住了我的嘴巴,献上了一个长长的、极其狂热的香吻……

    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嘴,结束了这个热吻。她满足的叹了口气,一声不响的靠在我怀里,仰面痴迷的望着我,胸口在轻微的起伏。

    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遵照我的吩咐,圆领衫下并没有穿任何内衣,整个胸部几乎是一目了然。两颗圆润饱满的雪白|乳球根本无法遮挡住,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颤巍巍的晃动着,彷佛在唿唤着我的采摘品尝,连那褐色的|乳晕都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我伸出手,毫不客气的从妈妈敞开的腋下探进,握住她的美|乳揉捏着,嘴里低声笑着说:“真的那么想我吗?嘿嘿,那就快告诉我,是哪里想的最厉害?”

    妈妈的脸颊一下子红了,温暖的肉体开始发烫,小巧娇嫩的|乳尖也在我的指缝间硬了起来。她喘息着,像是浑身没了力气一样,红着脸呢喃说:“当然是……心里了……”

    “什么?不是别的地方吗?”我不怀好意的笑着,另一只手撩开了她的裙摆。这条裙子也短的不象话,几乎没有后半部分。我的手掌直接的按到了富有弹性的臀部上,放肆的抚弄着细腻柔软的臀肉。

    “呀……”妈妈颤抖了两下,嘴里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声,脸色红的更厉害了。还没等我把手指戳进她的阴沪,一股温热粘稠的蜜汁就渗了出来,缓缓的流淌到了我的手心里……



    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妈妈的身体已被我调教的相当敏感了,现在只要我一碰到她的肌肤,泛滥的Yin水就会失控一样的从花唇里涌出。

    “真的是心里最想我吗?还是什么别的地方?”我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嘴角边挂着坏笑,促狭的重复着刚才的问题,“快跟我说实话,不然明天晚上我就再迟点回来……嘿,或者干脆就不回来了……”

    “不……不要……”妈妈的神色变的十分惊恐,两手抱紧我的腰部,浑身发抖的抽泣着,“小兵,妈妈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求求你……求求你……千万别抛弃妈妈……”她一边含着热泪苦苦哀求,一边把自己丰满的双|乳压了过来,讨好的磨蹭着我的躯体……

    曾几何时,这对她从前连看都不肯让我看一眼的奶子,已经成了妈妈想要博取我的欢心、用美色来取悦我时,最经常使用的一种工具。

    “那么,你还说不说实话?”我哼了一声,语气里满含威胁。

    妈妈咬了咬嘴唇,突然像是彻底崩溃了一样,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我……我说了……坏儿子……妈妈的……小|穴最想你……喔喔……妈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全身上下都在想你……想的发疯……”

    我得意极了,露出胜利者的笑容,继续调侃她:“明白了,妈妈真是好不要脸哦……现在告诉我,你底下为什么会湿了?”她满面红潮,意乱情迷的望着我,低声说:“一想到……儿子的鸡芭要插进来,妈妈的下面就会湿……”

    听到这么淫荡的话语,从亲生母亲的口中说出来,我的欲火腾的高涨了,三下五除二就剥光了她的衣衫,喘着粗气喊道:“你是不要脸的妈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7

你可能喜欢的